Archive for the ‘筱满’ Category

筱满出生记5·大结局

March 15, 2012

当April连同小小柚被一起推出来的时候,所有人看上去都慌了,除了我还知道接过吊瓶,四个家长都忘记要推车。哈,这个时候紧张与恍惚是必然的。

哦,这个时候小小柚应该算是成功升级为筱满啦。筱满刚到病房的时候还有点哭闹,但被护士放到妈妈的胸膛上,立刻就乖乖的啦~

当天晚上因为是剖宫,需要一个人陪床,经过商量还是丈母娘陪着。必然是个难眠之夜,以至于回到家后,她的脚和小腿浮肿的厉害,一按一个坑。

2012.3.5 当天的情形都快忘光了。只记得大家轮番去看April和筱满。

给母子拍了一些,光线并不是很好,还不敢乱用增亮的设备。

 

 

下午的时候,April还没有初乳,假装喂奶给筱满,筱满还是吃的很起劲。

结果喂着喂着,两人就都睡着了。

筱满出生记顺利完结~

祝愿刘筱满同学健康成长,有机会能看到这几篇记录。

没什么文采,但真实记录了你的出生。

筱满出生记4

March 14, 2012

2012.3.4 晚饭后记不得几点了,回到病房之后,就得到通知:由于主治医生到场已经测量过宫缩压,相当于八指——但实际上仍然只开两指,建议进入产房等待。

依稀还记得当时微博上还有人调侃,这个“交货室”很传神。

从这个时间点之后就只有April一个人了,但是全家都已经聚齐医院,就连瘸着的老爸都骑车来了。

不舍的送别April,我想起来她反复嘱托要问护士能否陪产,赶紧抓住一个不知道是护士还是麻醉师的问了。

当然是没问题的,但送进小产房之前是不允许的——真的只有她一个人了。

之后就是剧情的转折。

等待时间不长,我还跑到楼道里抽了一棵烟,这样真的很不好,但我实在紧张,又不敢离开。还没抽完就有医生叫我进去,签字。

羊水不清了。浑浑噩噩的签了字,还问能否顺,医生说机会不大。

等我被赶出来没多久,就是April被推出来,刚出来的时候,躺在病床上,带着帽子差点没认出来,她张口叫我,我才缓过神来。

上电梯,到12层手术——剖宫产。

在April被送入手术室之后,我仍然是浑浑噩噩被叫进去签字,突然想起来前人经验说主刀要给多少红包,麻醉师要给多少红包。于是就到处问,您是主刀医生吗?您是麻醉师吗?

当有人回答,我就是麻醉师的时候,才恍惚想起来钱还没备啊!

又不知道过了多久,应该时间不长。我在准备红包的时候,就又有人叫我进去。

我面前就是一个婴儿床,护士拿着一张纸宣布,是男孩,母子平安,七斤二两(后来April也说是这个数字,结果证明我们俩都听错了)。这里,就是头上,有一点湿疹,明天会有儿科大夫来查……

看着这个小婴儿,我才反应过来,这就是小小柚啊,他终于出来跟我们见面了!

不过这个时候还顾不上他,忙问April何在?护士说等着,就又把我赶了出来。

出来之后,四个家长都问男孩女孩,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愣神半天才隐约记得应该是个男孩,哈哈,真是难得的一次荒神的经验。至于体重,因为根本听错了(或者护士说错了)当然也是谎报军情。

筱满出生记3

March 13, 2012

2012.3.4 凌晨4点左右,再次被叫醒,April破水,立刻拨打999

但由于担架进入电梯有点困难,还是不得不让她走下楼,坐电梯,受苦啦April。

当时检查只开半指,April好心让我回家先休息;回家之后还没躺下五分钟,又被叫醒去医院签字办理手续。

说实话,相当的折腾啊,这要不是有四个家长在身边,就要忙乱死了。

办理手续的时候April还想像其他孕妇直播一下过程,但发现错了,疼痛体现在每个人的身上只完全不一样的。

2012.3.4 上午,10:00前后,April屡次提到不想生了,但这个时候顺产的希望仍然没有破灭。

 

疼得死去活来的April。

这之后就是无穷无尽的折磨,疼痛折磨她,也在折磨着所有身边的人。

从早上到中午,从中午到下午,到下午四点多才算开了两指。

但之后就再无进展,医生本来说再有三个小时就差不多了,但一直等到晚饭之后也没有再进一步的发展,此时阵痛已经让April力量减退。医生甚至让她下地走走,这个过程中,羊水一直不断,好在一直清澈。

我借着吃晚饭的当口,总算缓解了一下。

此时距离破水已经十三个小时,阵痛不断升级。

不得不说,丈母娘在这段时间付出的比我要多得多,几乎全程陪护,没有倒班,连坐也很少坐。

也许是因为经历过相同的过程,也许是母女连心。

我这边晚饭实际上也是味同嚼蜡,也感觉不到饿,就是要填满肚子,因为我知道照这样的情形下去,可能需要的时间短不了。

筱满出生记2

March 12, 2012

这天已经在家没上班几天了,说实话我也有那么点焦急;同时,前两天已经将父母都从密云叫了回来,随时都等着见筱满呢~

在朝阳公园溜胎,天气很冷。风,记得并不小,还有人在打羽毛球。

  

在丈母娘的陪伴下,april上山坡下山坡着实走了不少遍。

不知道究竟是因为40周啦,还是因为溜胎确实有帮助,当晚就开始有了正式的反应。

2012.3.3 下午,从朝阳公园回到家中,还没吃上晚饭,april见红。

2012.3.3 午夜,又开始出现规律阵痛,这次疼的比较真实,全家立马奔向市妇产。

    

在空无一人的三楼等待b超,然后让医生判断是否要生了。

不过由于仍然没有开指,又离医院很近,就决定回家休息等待进一步的反应。

2012.3.4 凌晨,回到家中,睡下没有两个小时,破水。

本来以为又是一场假警报,没想到以外来的这么突然,小小柚等不及要升级啦~

筱满出生记1

March 11, 2012

从小小柚升级到刘筱满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2012.2.28 下午,April开始第一次疼痛,我下班之后才得知这个消息;已经很接近40周了。

2012.2.29 凌晨,阵痛开始有规律,全家都异常紧张,齐齐到达市妇产急诊;April还很镇定的洗了头,她说怕到了医院一开始生就没时间洗了。。。结果,当然是虚惊一场。夜班医生一看她还洗头就断定生不了。

回家之后已经是凌晨四点多,发信给领导请假,估么着一两天就会生了。

2012.2.29 晚饭前,又开始有规律阵痛,规律了一小会。又没反应了。

这样的没反应持续到几天,这段时间我也没敢去上班。

2012.3.2 凌晨,又开始一次,不过没有特别疼,我们焦急地观察,没有冲动去医院。

既然小小柚(现在就是筱满啦)这么沉着冷静,我们也只能等他给出信号了。

顺便多走走,上坡下坡。在这段时间内真没少走。上楼梯下楼梯,上坡下坡。吃山楂、喝银耳汤。

2012.3.3 下午,和April父母一起去朝阳公园溜溜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那天,我们看到这么多娱乐设施,还在一起畅想:将来和筱满一起来,一起玩上一天;中午在这里吃饭。

那个很标志性的拍摄婚纱的走廊,在这么冷的天气,还有不少对在拍摄——也让我们突然回忆起了自己的婚纱照。

同时,也想到将来,他们就要经历我们这样的时间段。

前几天moral同学来家中做客,讲述他的经历,除夕那天出生的小赶年让他们手忙脚乱,但也顺利过关。害怕也躲不过,认真的面对反而很快适应。

小小柚快快到来,40周足月啦~ 我们都已经蓄势待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