筱满出生记4

2012.3.4 晚饭后记不得几点了,回到病房之后,就得到通知:由于主治医生到场已经测量过宫缩压,相当于八指——但实际上仍然只开两指,建议进入产房等待。

依稀还记得当时微博上还有人调侃,这个“交货室”很传神。

从这个时间点之后就只有April一个人了,但是全家都已经聚齐医院,就连瘸着的老爸都骑车来了。

不舍的送别April,我想起来她反复嘱托要问护士能否陪产,赶紧抓住一个不知道是护士还是麻醉师的问了。

当然是没问题的,但送进小产房之前是不允许的——真的只有她一个人了。

之后就是剧情的转折。

等待时间不长,我还跑到楼道里抽了一棵烟,这样真的很不好,但我实在紧张,又不敢离开。还没抽完就有医生叫我进去,签字。

羊水不清了。浑浑噩噩的签了字,还问能否顺,医生说机会不大。

等我被赶出来没多久,就是April被推出来,刚出来的时候,躺在病床上,带着帽子差点没认出来,她张口叫我,我才缓过神来。

上电梯,到12层手术——剖宫产。

在April被送入手术室之后,我仍然是浑浑噩噩被叫进去签字,突然想起来前人经验说主刀要给多少红包,麻醉师要给多少红包。于是就到处问,您是主刀医生吗?您是麻醉师吗?

当有人回答,我就是麻醉师的时候,才恍惚想起来钱还没备啊!

又不知道过了多久,应该时间不长。我在准备红包的时候,就又有人叫我进去。

我面前就是一个婴儿床,护士拿着一张纸宣布,是男孩,母子平安,七斤二两(后来April也说是这个数字,结果证明我们俩都听错了)。这里,就是头上,有一点湿疹,明天会有儿科大夫来查……

看着这个小婴儿,我才反应过来,这就是小小柚啊,他终于出来跟我们见面了!

不过这个时候还顾不上他,忙问April何在?护士说等着,就又把我赶了出来。

出来之后,四个家长都问男孩女孩,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愣神半天才隐约记得应该是个男孩,哈哈,真是难得的一次荒神的经验。至于体重,因为根本听错了(或者护士说错了)当然也是谎报军情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