筱满出生记3

2012.3.4 凌晨4点左右,再次被叫醒,April破水,立刻拨打999

但由于担架进入电梯有点困难,还是不得不让她走下楼,坐电梯,受苦啦April。

当时检查只开半指,April好心让我回家先休息;回家之后还没躺下五分钟,又被叫醒去医院签字办理手续。

说实话,相当的折腾啊,这要不是有四个家长在身边,就要忙乱死了。

办理手续的时候April还想像其他孕妇直播一下过程,但发现错了,疼痛体现在每个人的身上只完全不一样的。

2012.3.4 上午,10:00前后,April屡次提到不想生了,但这个时候顺产的希望仍然没有破灭。

 

疼得死去活来的April。

这之后就是无穷无尽的折磨,疼痛折磨她,也在折磨着所有身边的人。

从早上到中午,从中午到下午,到下午四点多才算开了两指。

但之后就再无进展,医生本来说再有三个小时就差不多了,但一直等到晚饭之后也没有再进一步的发展,此时阵痛已经让April力量减退。医生甚至让她下地走走,这个过程中,羊水一直不断,好在一直清澈。

我借着吃晚饭的当口,总算缓解了一下。

此时距离破水已经十三个小时,阵痛不断升级。

不得不说,丈母娘在这段时间付出的比我要多得多,几乎全程陪护,没有倒班,连坐也很少坐。

也许是因为经历过相同的过程,也许是母女连心。

我这边晚饭实际上也是味同嚼蜡,也感觉不到饿,就是要填满肚子,因为我知道照这样的情形下去,可能需要的时间短不了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